春山冬水

人间草木

很久以前打赌欠的《人非草木》番外 @伪书 

说是番外和正文关系不大。

在一个台风夜复健台风。

————————————————————

人间草木


他们在北京的胡同里生活下来。一个重庆人,一个上海人,重庆人也许是假的,明台是明显的南方人,王天风不是,王天风没有北方口音,但周围把他当本地人,把明台当外地人,也许这就是资深特工吧,也许毒蜂曾经在北方活动过,明台想要他的经验,但明台不能。

他们分属不同的党派,明台有必须恪守的纪律,这是常识,但他想抛弃常识的时候越来越多了,王天风已经没有党派了,毒蜂已经死了,他只是一个“影子”,何况王天风欠他的,他的老师欠他,血肉灵魂...

Die Another Day 00

择日而亡  



丰城。

城不如其名,是一座贫瘠的小城市,今天却难得的热闹,因为一支商队刚刚抵达这里。

沙漠中的居民用这里特产的砂石交换商队带来粮食和蔬菜,商队刚刚在附近的锦城休整过,驼马神气地喷着响鼻,商人们支起帐篷,摆出刻着“明”字的货柜,随队的吟游诗人已经在人群中唱起了歌。

最受欢迎的永远是歌颂圣骑士的诗篇,圣骑士与魔神英勇作战的故事,圣骑士与美丽纯洁的少女恋爱的故事,无论是流传百年的民谣还是新近流行的小调,听众都听得如痴如醉。

一个小女孩为了听得更清楚些,悄悄爬上了帐篷的拉绳,身边的大人沉浸在咏唱中,一时也未发觉。一曲歌毕,小女孩开心地鼓掌,一不...

回归段子手6

王天风收到明台微信问候的时候,以为明台又来向他推荐新衣服了。

我在惠州出差,之后飞香港。王天风一个字一个标点输入回复,又加上一句:回来再找你。

明台的回复立刻跳了出来:这么巧!我也在惠州!

集团年度表彰,我拿了大中华区最佳销售!

周末有空吗,我请你吃饭,最感谢你了!没有你我可拿不到奖,好大一笔奖金呢!!!

连续的感叹号扑面而来,就好像明台在他面前抓着他的手激动地摇来晃去一样,王天风被脑海中生动的画面感逗笑了,他回复了“好”。


不愧是奢侈品集团,年会开在大亚湾五星酒店,自带私人海滩。明台请王天风吃饭却是去海鲜市场,王天风坐在露天摊位,看着明台跟老板比比划划,也放心一径吹海风。海腥...

回归段子手5

王天风到店里买礼服。

这让明台奇怪,不久前他刚向王天风推荐了一套。王天风解释说,他要一套“更正式的”。

明台一下明白了,“王先生要参加什么重要的活动吗?”

王天风点点头,说要去一个晚会。明台边带着他往高定区走,边打听晚会的情况,好像这会决定他接下来要挑的礼服一样。

王天风说了晚会的时间和地点,在一家超五星级酒店。“那里的自助餐可棒了!”明台拿起一套在王天风身上比了比,不无艳羡地说。

“你想去吗?”王天风自然地接口。

“可以吗?”明台露出很惊讶的样子。

“主办方给了我两张邀请函,而且他们提供的就是自助餐。”

“我正好有空!”明台笑得兴奋又开心,让王天风也不由自主微笑起来。...


回归段子手4

停车比预计多花了一点时间,王天风找到见面地的时候,明台已经在阳光中等着他了。

明台今天一身休闲装,七分裤下露出笔直的小腿。他比平时在店里看起来还要更小些,背着斜挎包,远远地就向王天风挥手。

王天风本想先道个歉,还没开口明台就快乐地抢了先,“王先生,上次说好要带您训练的,我们去买运动服吧!”

王天风不记得他答应过,但眼下显然也不是出言拒绝的时候,他跟上明台轻快的脚步,记起宁海雨的叮嘱:“你今天穿得很好看。”

“谢谢!你也是!”明台侧头骄傲地笑着看他,“我的眼光真好!”


年轻人得意洋洋的样子让王天风也忍不住笑起来,他们逛了商场里每一家运动品商店,明台给他挑了很多,自己也挑了不少。他们...

回归段子手3

宁海雨从来没有这样为自己骄傲过,自从王天风听了他的建议穿衣的品味简直连蹦三级,他也听王天风说了现在在固定店员那里买衣服的事情,那个叫“明台”的男店员时尚感相当不错,正好他最近也准备添点新款,就约了哪天跟王天风一起去买,顺便狠狠敲上一笔。

一进门就有一位高高帅帅的男店员走过来将王天风迎了进去,想必就是明台了。男店员直接取了一套单独放置的休闲装就带王天风进了试衣间,一会儿两人出来了,站在镜子前,男店员一下给王天风整整衣领,一下给王天风扯扯腰身,一下给王天风卷卷袖口,看着亲昵得很,两人站得极近,真可谓“贴身”服务了。

宁海雨见王天风穿这一身看着可精神了,懒得再挑,直接喊了声“也给我来一套”,男店...

回归段子手2

借着推荐新品的名头拿到顾客名片,明台迅速加好了微信——顾客叫王天风,百度一下基本可以认定是个低调的钻石王老五,微信朋友圈几乎空白,头像是模式化的风景照片,明台在内心邓摇.gif三百次。

明台微信里一排老顾客,其中不乏出手阔绰的vip客户,但他明显对这位新顾客最上心,每次推荐新品都不是简单转发,而是在脑海里精心搭配好了一套一套给王天风发过去,配上简洁场合介绍和自己的值班表,于是王天风就会在明台在店的某一天上门直奔明台,照着买。

几次下来同事们就忍不住要善意地挤兑明台,说“那人是不是在追你呀,每次都只找你,衣服也不挑,就是来见你的吧”,“喜欢就答应呗,钱都给你不比只抽佣金强”,“有钱又不油腻多...

回归段子手1

明台是某家奢侈品店店员。

年轻英俊身材好,礼貌嘴甜品位高,谈起奢侈品如数家珍,从小女孩迷到老太太,仅仅是新晋实习生时就常常被当成店长。

这天明台正好当班,走进来一位男顾客。

一位目测三十出头穿着土土冲锋衣的男顾客。

这样的男顾客一看就非时尚中人,大概率是为妻子或者情人买礼物来的,从他在门口迟疑了一步手搭在门上往里看的样子来看恐怕是第一次来奢侈品店……预判顾客需求是销售最重要的能力。

男顾客进店,直接向明台走过来,“我来买衣服。”他说。

其他店员已经都好奇地看了过来,明台露出他的营业笑容:“先生请问您想买什么场合的衣服呢?”

虽然那件冲锋衣在明台的审美体系里只能打不及格,但明台碰巧...

“老师,其实我不能说了解你。”

“我甚至没见过你残酷的一面,你之前对我,最多不过是严格,加一点教官的技巧,现在的我都看得清楚了。”

“那我要如何说爱你,我的老师。”

“我想,我见过你最好的一面。”

“不,不是橘子,罐头,甚至不是手表,不是温情和希冀,它们是重要的细节,是延伸,而核心是,是你在爱。”

“世道荒芜,世情荒诞,诸行无常,万物皆空,而您,您看见一切,还在爱。”

“这是多么坚强又多么敏锐的心,是多么暴烈的爱,唯有这样的爱可以存活,我想要分享这样的爱。”

“我爱你。老师。这是我通往人间的道路。”

我的老师是王天风,他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他没有背叛我。


入坑两周年。

掉坑来得太快就像台风。
© 春山冬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