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冬水

回归段子手4

停车比预计多花了一点时间,王天风找到见面地的时候,明台已经在阳光中等着他了。

明台今天一身休闲装,七分裤下露出笔直的小腿。他比平时在店里看起来还要更小些,背着斜挎包,远远地就向王天风挥手。

王天风本想先道个歉,还没开口明台就快乐地抢了先,“王先生,上次说好要带您训练的,我们去买运动服吧!”

王天风不记得他答应过,但眼下显然也不是出言拒绝的时候,他跟上明台轻快的脚步,记起宁海雨的叮嘱:“你今天穿得很好看。”

“谢谢!你也是!”明台侧头骄傲地笑着看他,“我的眼光真好!”


年轻人得意洋洋的样子让王天风也忍不住笑起来,他们逛了商场里每一家运动品商店,明台给他挑了很多,自己也挑了不少。他们...

回归段子手3

宁海雨从来没有这样为自己骄傲过,自从王天风听了他的建议穿衣的品味简直连蹦三级,他也听王天风说了现在在固定店员那里买衣服的事情,那个叫“明台”的男店员时尚感相当不错,正好他最近也准备添点新款,就约了哪天跟王天风一起去买,顺便狠狠敲上一笔。

一进门就有一位高高帅帅的男店员走过来将王天风迎了进去,想必就是明台了。男店员直接取了一套单独放置的休闲装就带王天风进了试衣间,一会儿两人出来了,站在镜子前,男店员一下给王天风整整衣领,一下给王天风扯扯腰身,一下给王天风卷卷袖口,看着亲昵得很,两人站得极近,真可谓“贴身”服务了。

宁海雨见王天风穿这一身看着可精神了,懒得再挑,直接喊了声“也给我来一套”,男店...

回归段子手2

借着推荐新品的名头拿到顾客名片,明台迅速加好了微信——顾客叫王天风,百度一下基本可以认定是个低调的钻石王老五,微信朋友圈几乎空白,头像是模式化的风景照片,明台在内心邓摇.gif三百次。

明台微信里一排老顾客,其中不乏出手阔绰的vip客户,但他明显对这位新顾客最上心,每次推荐新品都不是简单转发,而是在脑海里精心搭配好了一套一套给王天风发过去,配上简洁场合介绍和自己的值班表,于是王天风就会在明台在店的某一天上门直奔明台,照着买。

几次下来同事们就忍不住要善意地挤兑明台,说“那人是不是在追你呀,每次都只找你,衣服也不挑,就是来见你的吧”,“喜欢就答应呗,钱都给你不比只抽佣金强”,“有钱又不油腻多...

回归段子手1

明台是某家奢侈品店店员。

年轻英俊身材好,礼貌嘴甜品位高,谈起奢侈品如数家珍,从小女孩迷到老太太,仅仅是新晋实习生时就常常被当成店长。

这天明台正好当班,走进来一位男顾客。

一位目测三十出头穿着土土冲锋衣的男顾客。

这样的男顾客一看就非时尚中人,大概率是为妻子或者情人买礼物来的,从他在门口迟疑了一步手搭在门上往里看的样子来看恐怕是第一次来奢侈品店……预判顾客需求是销售最重要的能力。

男顾客进店,直接向明台走过来,“我来买衣服。”他说。

其他店员已经都好奇地看了过来,明台露出他的营业笑容:“先生请问您想买什么场合的衣服呢?”

虽然那件冲锋衣在明台的审美体系里只能打不及格,但明台碰巧...

“老师,其实我不能说了解你。”

“我甚至没见过你残酷的一面,你之前对我,最多不过是严格,加一点教官的技巧,现在的我都看得清楚了。”

“那我要如何说爱你,我的老师。”

“我想,我见过你最好的一面。”

“不,不是橘子,罐头,甚至不是手表,不是温情和希冀,它们是重要的细节,是延伸,而核心是,是你在爱。”

“世道荒芜,世情荒诞,诸行无常,万物皆空,而您,您看见一切,还在爱。”

“这是多么坚强又多么敏锐的心,是多么暴烈的爱,唯有这样的爱可以存活,我想要分享这样的爱。”

“我爱你。老师。这是我通往人间的道路。”

我的老师是王天风,他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他没有背叛我。


入坑两周年。

星星之火

点梗文,梗融在一起写了。

一切设定为了剧情,所有bug都是我的。

————————————————————

明台已经在森林里走了很久。

森林颇为阴森,树叶绿得发黑,密不透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中带着几分凄厉,树木仿佛会自行移动,没走几步就带给人迷失其中的错觉。

除了观察周围的环境,明台也在观察周围的人。感叹着“居然能这么逼真”、伸手抚摸树干的毫无疑问都是普通游客,而站在树下若有所思的,则很有可能是跟他一样的“挑战者”。

不知他们是否已经选好了研究课题,论光线的运用,论树叶的分布,论森林路径的自然生成,都会是很好的题目。

但明台和这些挑战者不一样。


明台走出这个世界,回到实验...

把你藏在歌里面 8(完)

“我们已经结婚了,手术前,在病房里,交换戒指。但我们还没有举行过一场正式的婚礼。”

“我想,等他完全康复后,我们可以补办一场婚礼。可以就在这家马场,对我们具有特别意义的地方。我们把亲朋好友都请来,庆祝他终于恢复健康,庆祝我们终于走过了那一段日子。”

“我想看他穿结婚礼服,我想跟他拍很多很多的照片,我想再次给他戴上戒指,再次和他宣誓,和他站在阳光下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我跟他说了,当然没说那么详细,就说我想补办一场婚礼,把我们该收的红包都收回来。没想到他很感兴趣,我们几乎立刻就开始计划……后来我想,他大概很需要投入进去做什么事情,我很高兴正好是我们的婚礼。”

“筹备婚礼把我俩累得不轻。...

把你藏在歌里面 7

“再到后来医生说老师可以出院了,终于。我说那我们在医院附近租个房子,这样复查或者万一有什么变化都很方便,但老师不要,他要回家。”

“我试图说服他,但他任性得很,医生刚说他能出院,他恨不得自己打车就回去了,把我紧张得不行。”

“最后肯定还是回家了。一推开家门,老师的表情……我应该意识到他肯定要立刻回家的,一秒都不愿耽误,他太需要回到家里了。”

“他比我更久、更久没有回到正常的生活了。”


“回到家后,我们很快回到原来的生活习惯中去。当然我特别小心,时刻关注他会不会太累,有没有哪里疼,每天按时按要求吃药,吃营养餐,休息。我希望他不用担心这些事情,全部由我来担心,他回到家来只要保持心情愉快...

把你藏在歌里面 6

“我很没出息地趴在他身边大哭了一场。等他睡着了,我帮他掖好被子,亲了亲他,这么多天第一次回了家。”

“回家先倒头大睡了一场,这么多天我不知道有没有真正的睡眠。睡醒后彻彻底底洗了个澡,点了我和老师都喜欢的那家餐厅的外卖,大吃一顿,然后打开电脑,手机,各种社交媒体,开始处理这些天我错过的邮件和各种信息。”

“很多朋友,发来很多关心我们的消息,之前我过度沉溺在我的痛苦中,如今我慢慢回到了现实。”


“其实更痛苦的是他,是我的老师。”

“命悬一线是他,面对死亡是他,反复手术是他。他一直都,完全清楚自己的病情。刚查出生病的时候,确认疾病情况的时候,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看着身体无法遏制...

掉坑来得太快就像台风。
© 春山冬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