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冬水

愿望成真

明台二十一岁生日那天,激动得没心思许下愿望。

他二十一岁前的每一个生日闭上眼都许同一个愿:“快点长大”,直到今年。今年他不用许愿了以后都不用了,因为他唯一期待的那件事即将在今年发生,他即将遇见他命定的爱人——他的王老师。明台甜蜜地想着,忘了家人正等他吹熄蛋糕上的蜡烛。

 

明台这辈子的出身和上辈子相仿,现在大三,在香港大学念计量经济学。他从小颇讨女性喜欢,乖巧嘴甜,从奶奶阿姨到姐姐妹妹都能哄得眉开眼笑。那当然了,明台颇为自得地想,我可是连老师都能哄住的人啊。进入二十一岁之后他恨不得把所有行程的出行工具都换成飞机,为每一次乘飞机激动得心砰砰直跳,因为毫无疑问他会和他的王老师在飞机上初遇,和他们的上辈子一模一样。

稍微熟悉他一点的人都知道明台像最天真的小女生一样相信转世相信命运相信命中注定的爱情,要知道在现在这个年代,即使仅仅是相信真爱都不那么好意思说出口了,明台却敢言之凿凿地说他前世今生都拥有同一位恋人,他们必将相见,必将共度一生。等那些女孩子害羞地询问他的恋人的相貌时明台又总是微笑着拒绝,为他在英俊和深情之外又增添了几分神秘。当然,也有不少人不屑地认为这不过是明台逗女孩子的花招,借以打造自己完美情人的形象,而明台对此一点也不介意。

他对他的老师了如指掌,可他一点儿也不想跟别人分享。

 

然而二十一岁过去了大半,明台依旧没有遇到王天风——他的王老师,这简直令他焦虑了起来,难道他们不是在飞机上初见的?难道会是在学校、明宅或者随机什么地方?但那又怎么可能呢,他们从相遇开始的一切必将完美无缺,没有什么比复制飞机上的初遇更适合作为一个完美的开端。

即使如此明台也从来没有产生过“他们也许不会相遇”的想法,连“也许不是在今年”都没有,他只是在每一次等待上机时更加坐立不安,心飘得越来越高,跌下来也越来越重。

这次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年轻妈妈,带着个精力充沛目测全程都不会安分坐好的小男孩,这简直是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旅伴了,明台沮丧地抽出《西印度毁灭述略》盖住脸,他已经把这本书的每一页都摸熟了,让他随便翻到哪一页都不劳他睁眼。他听见旁边窸窣的响动,似乎是年轻妈妈为了一家三口坐一起在跟人交换位置,他漫不经心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被书本压低的视线扫到了一双熟悉的腿。

他“哗啦”一下坐起身,书脊砸到他的膝盖又弹到地上他浑然不觉——

——终于,我们终于见面了,我的王老师。

 

明台当然设计过这一世和王天风相遇时的姿势,他要最帅气地出场,给他的老师留下最棒的第一印象。然而即使加上最偏心的滤镜,之后回忆起这段经历时明台和王天风都不得不承认明台此时的表情最多只能被称为幸福的傻笑,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老师点头接受年轻妈妈的道谢,把行李放上行李架——老师看起来比上辈子刚认识时还要瘦一些,但却健康些——捡起掉在地上的书递还给他。

“谢谢老师——”明台接过书,向王天风伸出右手,“我叫明台,上海人,籍贯苏州,现在在港大读计量经济学,大三。老师,你也在度圣诞节假吗?”

王天风和他握了握手,明台多握了好一会儿才松开,王天风对这份自来熟显然颇为惊讶,但还是语气和缓地回应了他:“学术会议——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你……听过我的讲座?”

明台用力地点头,看来老师这辈子还是老师,他一点都不惊讶,老师这么好的老师多适合做老师啊,这也方便他尽快和老师熟络起来:“什么学术会议?老师你要做报告吗?我可以去旁听吗?我对您的研究方向很感兴趣,以后也想做学术,我可以加您的微信吗,这样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您请教。”

飞机已经起飞,平稳地飞行在云层上。王天风顿了顿,还是掏出手机指纹开了锁。我就知道,老师对热心向学的学生可温柔啦,明台得意地想。

“我不怎么用微信。”王天风解释道。“没关系。”明台取过手机,打开微信熟练地加好好友再还回去,“那老师你常用什么,短信,电话,还是电子邮件?”王天风低头,片刻明台收到了老师发来的第一条消息——他的电子邮箱地址,明台立刻把它加入了收藏里。

随后明台点开了王天风的资料,果然填得整整齐齐,不多也不少。他了解到他的老师现在是内地某大学的教授,主攻政治经济学,正好让他刚才随口编的谎话不至于太过离奇。他点进朋友圈,里面都是转的院内讲座信息、学术活动等,最新的一条就是几天后的学术会议,明台迅速转发了这条消息。

 

空姐推车走到他们座位边询问他们要什么饮料时,明台没等王天风开口就抢着回答“一杯干红,一杯干白”。他从空姐手中接过红酒递给王天风,笑眯眯地作势要跟他的老师碰杯:“这家航空公司提供的干红算是我坐过的飞机里最好的了,老师您尝尝?”

王天风带着些许惊讶的神情和明台碰了碰杯,喝了一口,“不错。”他说。

于是明台笑得更开心了,他想老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您想点什么呢,您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连您最喜欢被亲吻哪里都知道——天呢,我真想现在就在这里吻您!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一世明台被赋予了上一世他的老师才有的特权,他将主导他们未来的发展,他得耐心计划,巧妙引导,作为老师的得意门生,可不能让他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老师失望。

您可瞧好了吧,老师。明台一刻都不敢松懈,为了接下来他们携手的旅程他可是做了全方面的准备,连吵架都好好磨练过,为的就是等他们以后吵起来,他可以输得慢一点。

 

上一世他们相逢在一个不太平的年代,他的老师是军校里的教官,而他是被“拐”回来的一名新生。他的老师把他从一个少爷淬炼为一名战士,教他最残酷的现实,也教他最坚定的信仰。他的老师和他,还有他们的战友一起执行过很多计划,消灭过很多敌人,也救助过很多同胞。

他的老师曾经制定过一个非常残酷的计划,那个名叫“死间”的计划后来因为局势的变动无法执行,但他的老师还是把那个计划原原本本巨细靡遗地说给了明台听,包括他因为这个计划而选择明台;包括明台在计划中所要面对的惨痛的牺牲,假意的背叛和真实的永别;包括明台所要经历的可以预计的折磨和崩溃,以及最后极高概率的死亡。他的老师详细地讲述了他在计划时考虑过的所有情况,他如何选择成功率最高的方案,如何应对可能的突发状况,他对明台的信任,和他对明台的一点愧疚。

他的老师讲完这一切之后看着他,眼神是他熟悉的不起波澜,他却看见那铜墙铁壁之后隐藏的一点点不安。他笑了,他说老师,我会愿意执行这个计划。然后他在他的老师惊讶的目光中张开双臂,将他的老师揽入怀中:“老师你制定这个计划时,一定很痛苦。”

他的老师在他怀中猛地一抖,他微笑着将他的老师搂得更紧些,伸手缓慢地轻拍他的老师笔直的脊背,他想我把我的老师感动哭了,我可真厉害啊。

 

从那以后他们一起制定计划,一起执行计划,一起送走敌人也一起送别战友。他们一起迎来了胜利,一起度过了几十年和平的岁月,然后他的老师病逝,明台平静地处理完后事之后,向上天许下了一个愿望:

他要和他的老师在下辈子重逢,他将记得一切,太多珍贵的回忆他一点儿都不想丢弃;他们要再次相爱,再次相伴一生。明台一向自恃倍受宠爱,他相信上天一定愿意满足他这个合情合理的愿望。

 

而他的愿望果然实现了。

王天风盖着飞机上发的毛毯闭眼小憩,明台坐在旁边专心致志地看着他,突然明台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完美吗?这趟飞机可是开去维也纳的呀!

 

END

 
评论(26)
热度(71)
掉坑来得太快就像台风。
© 春山冬水 | Powered by LOFTER